通报自然不会如此触目惊心

2018-06-08 05:43

潇湘晨报1月5日讯(评论员 王聃)新年已然到来,但被媒体提及的,依旧是一些熟悉的问题。2015年的最后一个月,12位高校领导被教育部通报。一时间,“你们学校领导有问题吗?”等话题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。在过去的一年间,“象牙塔中的腐败”频频曝光。记者对2015年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的涉及高校反腐的数据进行梳理发现:2015年平均每周一名高校领导被通报、一本院校被通报校领导比重更大、北京高校被通报人数最多。

如何来看待和资源分配关系密切的高校腐败现象?之前的讨论其实已经得出清晰答案:主要是高校的过度行政化所致。当办学资源过于集中在某些高校,且其分配往往由行政化的力量所左右时,就难免衍生出种种乱象。譬如,在一个正常的、契合科研规律的语境中,科研经费的发放应该是一个以“结果”为考核对象,以学术委员会等中立机构为监督者的过程。但在现实情景中,却不免发生偏差。当科研经费的划拨也出现某种“权力者多得”时,就难免附生出腐败。

真正令人莫名惊诧的,或许正如观察家所指出,高校腐败不过验证的还是那个常识:越是资源集中之地,倘若监督难以如影随形,腐败就越容易发生。正因如此,高校的科研经费管理、基础设施建设,成了腐败行为的高发区。新闻中的一个细节亦应验于此:从通报情况来看,北京高校被通报人数最多、一本院校被通报校领导比重更大。为何通报会呈现出如此特点?正在于北京是中国的高校集中地,而愈是一本院校等名牌院校,掌握的办学资源就越多,人财物也最为集中,出现腐败的几率自然更大。

大学里的腐败,早非什么新鲜现象,但在过去一年里,如此多的高校领导被处分与通报,却不是无缘无故发生的。2015年以来,教育部对高校进行了内部巡视。2015年10月31日,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教育部开展专项巡视工作,对教育部本身也进行巡视。并且,中央在对教育部进行巡视的同时,也对直属高校进行了延伸监督和突击检查。巡视与检查如此高密度,那么发现相应的管理或腐败问题,进而通报相关的高校领导,实在是件顺理成章的事情,不值得莫名惊诧。

正因如此,要让高校办学环境净化,要让高校腐败得以系统性的治理,仅仅是通报,或者是进行短期的巡视与检查,可能依旧远远不够。重要的仍然是,尽快进行制度建设,消除高校腐败发生的土壤与基因。一方面,要迅速去除过度行政化,让行政权、教育权、学术权相对独立;另一方面,要加快推进学校的民主管理,包括从学校内外部约束校领导的权力。换而言之,既要让大学管理逐渐回归到学术本位,也要加强内外的监督力量,如此,高校腐败发生的可能性才会降低。

时至今日,高校与外界间的那堵围墙,已不复存在。但高校仍然需要保持一些非同于世俗的气质。所谓高校腐败之惑,只能经由深度改革来应答。2015年底,国务院发布《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》,要求实现高等教育强国。世界一流大学该从哪里来?高等教育又如何能够强国?一切只能如同《总体方案》所说:加强和改进对高校的领导、完善高校内部治理结构、实现关键环节突破。当大学更像大学,通报自然不会如此触目惊心。